公司动态

当前位置: > -阿里 > -为传统金融
-人民财评: -一家面向未

-母亲,你迎接我来到人世,我陪你走完一生!

时间:2021-04-08

近日,张杰发微博宣布妻子谢娜怀孕,随后谢娜甜蜜回应称,“未来的日子我们共同加油,和我们的宝贝一起幸福快乐的走下去”!事实上早在七八月份,就拍到谢娜多次往返医院,疑似产检,但都予以否认.原因很简单,当时孩子未满三个月,头三个月都是要小心,不然很容易引起流产的征兆.即使如谢娜这样的嘻哈天性,也必须克制,由此可见母爱之伟大,她可以使一个普通女人,变得强大而又无敌! 母亲这样的女人 01  母亲最后一次独自出门是在今年年初.那天很冷,天色阴晦.  一大早,我上班等公共汽车的时候,在车站旁看见一张“寻人启事”的招贴,上面印了一个老年妇女的半身像,并详细注明了她所穿衣服鞋袜的颜色和面貌特征.我只注意到她的年龄——七十五岁.她比母亲还小几岁呐,当时我想.我是决定中午就出来陪母亲看病的,母亲的腿肿了.我已经让哥嫂通知了母亲.  可是,当我急匆匆赶到母亲家时,她已经离家两个多小时了.她等不及我了.  我去医院找了三趟,挂号间,药房,楼上楼下各个诊室,没有.沿途也没有.下起了小雨,我在雨中盲目地走着,看.我看到几个老妇人在雨中蹒跚而行,手里拎着式样过时的包,不知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.我把她们每个人都认作我的母亲,然而都不是.  母亲一定就在附近的哪个地方,也是这样,在雨中蹒跚而行,旁人看着她,不知道她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.  姆妈啊——我在心中一遍遍长呼!   02  母亲的床铺在这一天意外地理得很整洁,让人陡生可怕的联想.晚上,我和大哥又到她常去的小公园寻了一遍,那些长椅、树木、假山和池塘,都在黑黑的冷雨中沉默,仿佛严守着什么秘密.最后,我们去派出所报了案.  我感到母亲是决意要离开我们了.  然而母亲竟在晚上十点多钟回到了家.她一早上出去确是想看病的.她走出家门,看到宽广的天空,和天空下面乱糟糟的店铺,行人,车辆,马路,工地.  这一年多,家附近拆迁了一大片,都不认识了.她没有走到原先那家医院.但是这样独自一人的行走在她是难得的.她慢慢地走.她忘了戴表,忘记了时间.  天下起小雨的时候,她看见回家的20 路电车站,便乘上去.可是电车也改道了,而且是调头车,一下子把她载到停车场.场外正好有一家孤零零的兰州拉面铺,她坐下来,吃了一碗面.那很有劲道的面条和香菜肉末“臊子”让她想起几十年前在兰州的生活,那时她在兰州生下我二哥.  面条吃不下去了,她坐了很久.当她起身时,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,要到哪里去.她便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,完全地迷失了.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问她,老人家,这么晚了你要到哪里去?她回答不上来.问她家住哪里,她也恍惚了.那人倒是个有耐心的好人,一点一点地问,家附近有什么建筑,什么特征,就这样走到了上海咖啡馆门口.母亲终于记起来了.她说出了家的弄堂号,一个杂乱无章的四位数. 03  那个数字曾经是烂熟于心的啊,她和它有过四十多年的联系.那个数字曾经是烂熟于心的啊,她和它有过四十多年的联系.  几天后母亲住进了医院.后来我听说,大哥送她去急诊时,她把床单抚平,又抚弄了一会儿被子,似在与这张床告别.她果然没有再回来.一个月后,母亲因心力衰竭和肺气肿在医院逝世.  这是在1995年2月14日,几十年不遇的集中国元宵节和西方情人节于一日的日子,生人团聚的日子,母亲却在这一天与我们死别.她是决意要离开我们,一个人去了.一切喜、怒、哀、乐、悔、怨、悟、觉……都因死亡而终止了.  蓝色尸布裹住了母亲的肉身.它就这样躺进太平间窄小的格子里.然后是殡仪馆的水晶棺,然后是熊熊的焚化炉,然后是楠木骨灰盒.可我总不相信母亲会待在那里面.那空间是越来越小了. 04  我曾梦到母亲,是在荒野的郊外,一间平房的土炕上,母亲侧卧在上,盖一条薄被,对我说,你来看我了?你看,一切都没有改变吧?梦中的我心中悲伤,在梦中就想,怎么没有改变呢?你已经死了,嘴上却说,是啊,一切都没有改变.醒来,难过了半天,却又想,那到底是她一个人的新的天地啊.也许这该值得庆幸?  前几天与家人坐着随便说话,随便地看电视,忽然笑了一下,无声地,缓慢地.笑后方想,自己本没有理由笑,也不想笑的.这么一想,忽然看到母亲就在眼前,坐着,就这样无声而缓慢地一笑,同往常一样.我便明白这是母亲在笑,藉着我的肉身.我的身上,有着母亲未完的命. 走在街上,仍是阴晦的天空,乱糟糟的行人,车辆,店铺,工地.这是几十天前的母亲在走吗,还是几十年前的母亲,走在我这样的年纪 里?  我的心也恍惚了.  但这分明是我的脚.我的.也是我的路——不同于母亲的.  1995年    文章摘自《最美散文系列---风雨水火》